微信交友群欢迎你的访问!

微信交友群

微信交友,交友群,微信交友群
微信交友,交友群,微信交友群

微信交友群 > 交友情感 >

为了脱单,我通过交友软件约会了7个男网友

来源: 微信交友群 时间:2020-10-14 20:24

去年,母胎solo了29年的我终于经历了一次爱情的洗礼,对方是朋友介绍的相亲对象,在短暂相恋5个月后,他成了我刻骨铭心的初恋,而我仅仅是他恋爱路上“有点特别”的其中之一。

恋爱中的酸甜苦辣暂且不提,还未走出失恋阴影时的最大开心莫过于“当我知道你过得不好”,而我并没那么幸运拥有这种开心,分手不过两个月,对方就有了新欢,不到半年就带回老家见了家长,开始谈婚论嫁。

突逢疫情,得知两人被隔离一屋感情持续升温,而我只能在老家跟爸妈大眼瞪小眼,悲愤到眼泪都能滴水石穿。

30岁,为了脱单,我通过交友软件约会了7个男网友

复工后,单身女朋友Lily仿佛陷入了一种渴求真爱的癫狂状态,脱单诉求爆表,砸重金委托了一个高端相亲机构。后来Lily和我分享了她的红娘推荐的一款交友App,说是靠谱真实,让姑娘们每三天约一位异性吃饭聊天,持续这种约见频率,便可以用最快速简单的方式了解自己究竟喜欢什么类型、适合什么样的异性。

找相亲机构的重金我没有,下载App的手机内存还是有的。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下载了这个“靠谱又真实”的交友软件。

第一次使用这种软件,我显得有些羞怯,资料填写得很隐晦,放了一张模模糊糊的正面照,整体透露着朦胧含蓄之美。

刚开始的尬聊是必备过程,毕竟无法通过资料清晰识别有趣的灵魂。人设的打造是交友软件的必备技能,擅长打造的用户千千万,肤浅的我也只能通过照片和客观条件来匹配一些“我认为”的有趣灵魂,如颜值、学历、身高、职业等。

起初我还总怕匹配到网络骗子,后来是我多虑了,一个不用充钱免费使用的交友软件,受众应该不是骗财团伙的目标。而骗色的,可以直接去满屏荷尔蒙的YP软件上围追堵截,何苦要在这种朴实无华的软件上消磨时间和精力。

从开始使用交友软件以来,我经历了这几个阶段:敢于暴露真实信息和照片——用大号添加网友微信并通过朋友圈展示真实生活——相约线下见面(考虑当普通朋友还是谈恋爱)——多次见面。

使用了快一年,我添加了9位异性和1位小姐姐的微信,线下见了7个人。而我仍旧没有脱单,交友软件实实在在成为了交友软件。

30岁,为了脱单,我通过交友软件约会了7个男网友

以下,便是我的部分交友故事。

Jack,35岁

Jack不愿在社交软件上多聊,很快就提出了添加微信的请求,我犹豫了很久,再三刷了他的资料后才添加。

为了打消我的疑虑,他给我发来了自己的工牌,是一家金融国企的员工。微信聊天中可以感受到他的实在,一星期持续不断的早午晚安问候后,他提出了见面。

这是我第一次线下网友见面,充满了紧张和不安,谨慎地约了一家大商场内部的开放咖啡馆。

聊天过程还算轻松,Jack的倾听能力极强,虽然已过35岁,却少有中年男性的迷之自信,不会讲太多大道理,甚至有些许清澈的少年感。

他也很坦然自己的困境:父母催婚很严重,而自己总想遇到感觉对的那一个。他的妈妈甚至对他说:“先赶紧找一个老婆生个孩子,不喜欢了再离婚。”就是父母的这种态度,让他逢年过节惧怕回家,不得不广开渠道认识姑娘。

他说社交软件上大多数姑娘真人和照片差距甚大,有些姑娘似乎只是为了蹭顿饭,约饭都会出来,但在情感交流方面少之又少,甚至不愿意聊天,久而久之他也学会了见面只约咖啡。

整体说来,我对Jack的印象不错,据他反馈,他觉得我长得好看性格好,印象也很不错,本想着继续发展一下,不知道后面是不是我因为工作太忙,拒绝了两次他的约见,他就把我拉黑了。

30岁,为了脱单,我通过交友软件约会了7个男网友

发哥,33岁

发哥是我第二个加微信的网友,比Jack更直接,直接提出见面。他的气质是那种文艺的社会人,眼神很犀利,会直勾勾地盯着你,而且见面过程让我体验到了面试的压力。

聊天中,我可以感受到他不是为了谈恋爱而来,吃完晚饭后,他欲言又止,也许是我本身有点呆萌懵懂的气质,让他没有说出想说的话。

果然,回家后他发来一条微信:你各方面都挺不错的,如果我想找对象,我肯定找你做女朋友,但我不是。

没错,他只是单纯想YP,我们彼此的目标不一致,而兴趣爱好比较合,会彼此分享活动。因为他工作报销需要大量发票,偶尔会找我索要发票,我的工作需要认识一些文艺的朋友,他也会帮忙引荐,互相成为工具人。

30岁,为了脱单,我通过交友软件约会了7个男网友

贾先生,32岁

贾先生是我在一次线下相亲活动中认识的,当时我被他古典的气质和挺拔的身姿吸引,主动加了他的微信。

人不可貌相,在跟贾先生深聊后,才发现他骨子里并没有匹配外在的诗情画意,是一个铁直铁直的钢铁直男。

他白手起家,自己创业,家里养了5只猫,兴趣爱好特别多,除了忙碌的工作,日常生活也丰富到不需要谈恋爱。在我看来,谈恋爱照顾女朋友的情绪对他来说就是累赘和负担。

贾先生很厉害的一点是,他把自己的兴趣爱好都做到了极致,要做就要做那个领域的top,所以他的拼搏和努力是少有的,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是在人群中大放光彩,有些傲娇的小特质。

也许是太自豪或者太自信,他总会不屑不如他专业的人。在一次跟着他攀岩狠狠摔了个屁股墩,他站在一边哈哈大笑并未出手扶我后,我决定,从此还是愉快地做朋友吧,他的自信值得我学习。

30岁,为了脱单,我通过交友软件约会了7个男网友

蝴蝶兰,36岁

蝴蝶兰是我匹配到的一位美丽小姐姐,随着加网友微信的次数增多,有些恋爱不成但聊得来,我使用社交软件的目的开始从单一的脱单变成了拓展人脉,将软件的匹配对象修改成了男女双选。

不过在社交软件上,同性之间更难聊,小姐姐们要么直接不回应我的hello,要不聊几句就没了下文。

蝴蝶兰是一位塔罗师,使用软件主要是为了挖掘客户。她原本是名校毕业的公务员,兴趣爱好学习塔罗,深感有些天赋,便辞职加入了一个塔罗占卜组织,从此成为专业塔罗占卜师。

据她所说,她已经用帮别人占卜塔罗牌的收入在马拉西亚购置了一套房产。看她朋友圈时常会分享一些客户的案例,一次收费300元,大多都是为情所困的姑娘,主题逃不过暗恋追男神,分手挽回前男友诸如此类。

30岁,为了脱单,我通过交友软件约会了7个男网友

阿光,40岁

跟这位大哥的互动,最具戏剧性,伴随着风险和刺激。

阿光在社交软件的人设相当发光,照片是年轻时期的形象:彬彬有礼,温良君子。有着百万年薪的职业,有房有车,成熟稳重,实实在在为结婚而来。

他在社交软件上的自我介绍真诚,一上来就介绍了原生家庭和经历,一番简单的互聊后,我们互加了微信。

我承认,无论他的形象气质、客观条件,甚至是声音,都是无可挑剔的,作为结婚对象,是值得抓住的。

我对他很上心,但因为他几乎007的工作,约见几次无果。如果不是我有个同学跟他同行,确实忙到天昏地暗,我都要以为对方压根没看上我。

他平时不怎么闲聊,聊天也是发语音,会对我朋友圈发的每一条自拍和我自己做的美食点赞,但从来不评论。这种忽近忽远,若即若离的感觉,勾的我心里痒痒的。

我是那种感情无法多线发展的人,就算是相亲,我也得一个一个来,上一个不行了,才能发展下一个。由于一直见不着阿光,就像一口老痰卡在胸口,上也不是下也不是,着急上头。

于是我铁了心,打算亲自做顿饭给他送去,我要亲眼见见人设如此优秀的精英究竟是啥样子的。本想送到他公司,没想到他很直接地邀请我去他家里,说顺便见见家长。

我惊呆了!这是什么骚操作?

我的内心充满了拒绝,但又实在想见,还是答应了,只不过见家长还是算了。

那天我准备了一下午的大餐,用心到自我感动。傍晚着急忙慌地赶去他家,远远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缓缓走过来。照片里的意气风发已经被他微挺的啤酒肚吸收,夺人的光彩自信也被他因为太忙许久未剪的长发掩盖。

跟着他上了楼,他继续忙工作,让我自己收拾桌子,热上他妈妈做好的饭菜,拿出我自己做的菜,坐在桌边等他。

突然我感觉,如果嫁给他,这就是我以后的日子了。简单粗暴的传宗接代和洗衣做饭,一切家庭生活的温馨美好色彩,被那一刻的静默冲洗褪色。

终于开吃,看得出他也有些紧张,说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。确实,我自己都被这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精神吓到。

他仔细询问着我家里的情况,整个过程规矩而不失礼,渐渐两个人也放松下来。

但确实能感受到,我们彼此没有过多的好感,不想再有进一步的发展。回来后我们很有默契地再也没有联系过,正当我琢磨着是不是该把他删掉,发现他已经删了我的微信,而且把之前朋友圈所有的点赞都取消了。

30岁,为了脱单,我通过交友软件约会了7个男网友30岁,为了脱单,我通过交友软件约会了7个男网友

当朋友得知我开始见网友后,有的提醒我要小心,有的在询问我细节后也兴奋地开始了自己的尝试。大多数人都会对网络交友有顾虑,怕被骗,毕竟网络背后的隐藏是未知的,未知就伴随着危险。也有人质疑用这种方式只是浪费时间,根本不会找到真爱。

在使用软件之前,我也觉得这个途径找对象是一件多么不靠谱的事情,但亲自使用聊天后发现很多大龄未婚男女,因为自己现实的生活圈子不大,身边的朋友又都成双成对,想被介绍都难,于是只能尝试交友软件,低成本又快速,还能顺便拓展人脉长见识。

对我自己而言,确实也认识到了不同于我现有朋友圈的人,他们分布在不同的年龄层,不同的行业,有名校博士,也有剑桥精英,有创业大佬,也有外企高管。

大家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经历,各自的经历和认知塑造出来各色各样的人格,倾听他们表达的观点,这种互动远比单纯的相亲要有趣的多。

他们扩展了我对不同人的包容力,特别是对异性的认知,异性不再是我想当然的样子,也减少了我偶尔冒出的“厌男”情绪。

我会提前说明自己不接受YP,也会很坦然跟一些异性聊到性话题。没想到这部分越坦然不遮掩,对方反而会尊重有礼,一切猥琐消失殆尽,关系变得清爽简单。

30岁,为了脱单,我通过交友软件约会了7个男网友

男女思想的差异是巨大的,在很多观点上,我跟异性还是会有碰撞,我也经常气鼓鼓地反驳对方自以为是的说教,但气消后,咂摸细品,背后就是人性的真实。

现在的我越来越能够接受这种差异,接纳不一定要强迫自己去完全理解,差异本身就是一种客观存在,说教讲理是无法改变的。我想,只有承认差异,才能真正互相尊重和欣赏吧。

这段经历还大大削减了我追星和追剧的欲望,因为跟活生生存在着的人聊天互动,是一件更加有趣和充满探索的事情。

我真正理解了山本耀司的这句话:“自己”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,撞上一些别的什么,反弹回来,才会了解“自己。”

约见不同陌生异性,这是我前30年里从未有过的体验,虽然还没有脱单,但总算彻底走出了失去初恋的阴影。

毕竟,心被一个人困住后,允许自己走出去认识新朋友,是爱自己的最大勇气。

  • 微信交友,交友群,微信交友群
热门资讯